欢迎来到传统文化在线教育联盟官网 管理平台登录 分部登录

>> 内容展示当前位置:首页 > 11 > 看他们用英文解读中华民族“基因”

看他们用英文解读中华民族“基因”

发布时间:2016-05-26 22:03:22

    “道”“大同”“上善若水”“天人合一”这些颇具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词语该如何译成英文,即使是专业翻译也会犯难。日前,《中华思想文化术语(第三辑)》举行全球首发式——

 

    当外国人翻开中餐馆的菜单时总会感到困惑:四喜丸子被翻译成“四个高兴的肉团”(Four glad meat balls),蚂蚁上树直译成“蚂蚁在爬树”(Ants Climbing Tree),而夫妻肺片甚至变成了“丈夫和妻子的肺片”(Husband and wife's lung slice)。

 

    阻碍沟通的第一道墙是语言。连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美味都被翻译得令人捧腹,那么,像“道”“大同”“上善若水”“天人合一”这些颇具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词语该如何译成英文,即使是专业翻译面对这样的问题,也会犯难。

 

    412日,在伦敦国际书展上,“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”最新成果,《中华思想文化术语(第三辑)》举行了全球首发式。三年来,这套书籍的编著者们把中华民族所创建的,浓缩着中华民族人文精神、思维方式、价值观念的300个术语词汇,转换为英文传播出去。他们在中华文明与世界其他文明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。

 

    了解中华精神世界的钥匙

 

    由于没有相对一致的理解与阐释,更没有规范的翻译标准,加之背后极其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可能造成的文化差异,外国受众对一些关键字词、术语会出现难以准确把握的情况。针对这种情况,2014年,由北京外国语大学、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共同承担的“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”(以下简称“工程”)项目正式启动。

 

    “工程”旨在梳理反映中国传统文化特征和民族思维方式、体现中国核心价值的思想文化术语,用易于口头表达、交流的简练语言客观准确地予以诠释,在政府机构、社会组织、传播媒体等对外交往活动中,让世界更多了解中国国情、历史和文化。

 

    “工程”采取整理一批、翻译一批、推广一批的原则,在组织各领域专家学者做好术语整理、诠释及翻译的基础性工作的同时,从图书出版、会议研讨、网站宣传、新媒体使用、展览呈现等多角度进行立体化传播。外交部已将千余册《中华思想文化术语(第一辑)》发送给我国驻海外的24家使领馆。

 

    在“工程”专家委员会主任、北京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韩震看来,这些术语是当代中国人理解中国古代哲学思想、人文精神、价值观念之变化乃至文学艺术、历史等各领域发展的关键核心,也是其他国家民族了解中华民族精神世界的钥匙。

 

    精益求精,严格把关

 

    “工程”启动之后,李学勤、叶嘉莹、张岂之、林戊荪等70余位文、史、哲学科及英语翻译领域的国内外顶尖学者应邀组成专家学术团队。

 

    从术语的筛选、释义到翻译,每个步骤都饱含专家学者的“较劲”与“求真”。

 

    学科组专家从中国古代文献典籍中首先筛选出上千条术语,而后经过专家委员会审核认定,“仁”“义”“礼”“社稷”“九州”“阴阳”“大同”“格物致知”“厚德载物”“天人合一”等条目正式成为中华思想文化术语。

 

    “中文释义不能给国家丢脸。”承担着历史类术语释义工作的学者、武汉大学教授聂长顺告诉记者,这些术语是中华民族的“基因”,对于术语的释义,要准确解释它的基本含义以及深层次的思想文化内涵,特别是对今天弘扬传统文化、建设中国话语体系有重要参考价值的内容。比如,对“有教无类”的解释,既要讲清楚“任何人都可以或必须接受教化”的本源含义,还要揭示出它所蕴含的一种主张“人人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”的人文精神。

 

    由于中外文化、制度等方面的巨大差异,在中文释义做出来之后,翻译组专家面临如何选取最佳翻译方案来准确表达这一更大的挑战。“礼”的基本含义是用来规范人的行为和关系的社会秩序,译审组最初译为Propriety(礼仪)。但是,“工程”专家成员、译审组组长、国家外文局原副局长黄友义认为,这样理解虽然没有错,但却过于狭窄。传统上“礼”不仅涉及人,还有人与天地万物之间的关系。于是,他在翻译意见上写道:中国的“礼”远远超出英文Propriety的含义。他建议不采用Propriety,而采用音译Li,然后用括注加上Rites(仪式)、Social Norms(社会秩序)、Propriety(礼仪)意译词,以方便外国读者理解。

 

    为了保证译文质量,专家组成员精益求精,严格把关,很多术语都需要在学科组和译审组之间来回沟通、反复修改。对“有无”“天人合一”等术语的翻译就经过了几个月的讨论修改。

 

    57亿外国人都是我们潜在的受众,他们渴望了解中国文化。黄友义认为:“要用外国人能够理解的语言介绍中国,要用融通中外的话语体系讲好中国故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光明日报记者陈鹏 光明日报通讯员 李瑞娜)